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角色

零 ~濡鴉之巫女~(Fatal Frame/Project Zero: Maiden of Black Water)》角色主要有9名,其中三位是可由玩家操控,而以不同的故事角度體驗遊戲的人物,並可更換多套不同風格的服裝。其他六位則有相當的戲份。為了符合遊戲的類型,每位都長得特別消瘦,瞼部表情亦吐露出難以傾訴的憂鬱感。本篇未完成。

ZM目錄

零 濡鴉之巫女,角色

主要 – 零 濡鴉之巫女 角色
不來方 夕莉
在過去全家遇上交通意外而死剩她一人,勉強生存下來後突然擁有「見影」能力的少女,在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可以看見他人的記憶、經歷和死者、靈等不可能的事物。
因能力而產生的怪異行為而令周圍的人不理解,於是令夕莉慢慢地孤立自我,並漸漸產生薄弱的生存感。現正擔任有同樣能力的「密花」的房客和員工。

放生 蓮
以獨特故事風格聞名的作家,行為隨性但膽小,因下個作品題材與日上山習俗「弔祭照」有關,所以委托好友「密花」協助「見影」作業。
當看到相簿後被「弔祭照」的未解之謎深深吸引,以及在其祖父「麻生邦彥」的書房中發現一束寄髮,以及一張疑似遺書的信紙後,而親自上日上山調查。

雛咲 深羽
從事演出連續劇和寫真等藝能活動的有前途少女優,因聽聞有人在日上山看過貌似其3歲就失蹤的「母親」的女性,而決定親自到日上山調查。
自出生開始,深羽就有著異於常人的靈感,能看見靈的存在,但亦因為受他人忌諱,從而養成了生存感薄弱和不懂交際的個性。在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中會一直想與「夕莉」成為朋友,但不知怎拉近距離。


次要 – 零 濡鴉之巫女 角色
黑澤 密花
與黑澤家有關,現正經營著一間名為「古董咖啡廳.黑澤」的女店主,由老婆婆遺留的「射影機」,以及口傳和文獻而獲得「見影」的能力。
因緣之下救回尋死的「夕莉」並受容其作為房客和半個員工,而密花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的主要工作是為承接尋找失物,以及近年的新業務,尋找失蹤的「人」和「神隱」,但在某次上日見山調查事件中失蹤未歸。

鏡宮 累
透過雜誌社而成為「」的少男/女助手,性別不明,稱呼「蓮」為老師並非常愛慕,一直幫助其處理資料製作,整理,以及任何家事方面的工作,關係就好似他老婆般。

雛咲 深紅
擁有看見「不可能事物」靈感的女人,祖姓「黑澤」,《零》和《刺青之聲》的女主角之一,父親死於工作途中,母親上吊死於家中,亦是「深羽」自幼就失蹤的母親,在某次冰室的作家失蹤事件而失去了唯一的親哥哥「雛咲真冬」。
其後寄身於「麻生優雨家」而成為「寫真家」的助手,後來因兄妹兩人犯下超越生死的禁忌而懷孕,並辭去工作而獨自產下了夜泉子「深羽」,再為了救回哥哥的靈魂而犧牲自己。

冰見野 冬陽
本來曾多次致電「密花」委託幫忙尋找其失蹤友人「春河」的少女,但因多日不見回覆而親自到店中,到訪後不見其人,但又不認識「夕莉」,於是心急的她只好獨自前往日上山搜查。
「冬陽」曾參與過集體自殺而生還,在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中終於如願,只是結局不似預期。

百百瀨 春河
耳根軟無主見的少女,與「冬陽」從小就讀同一學校,關係要求的兩人經常造訪「咖啡店」找「密花」幫占卜,但在某日後開始失蹤,有人聽聞出現在日上山。
過往「春河」是集體自殺事件的參與者,亦是其中生存下來的二人之一,而在《零 濡鴉之巫女》中兩人都…不劇透。

白菊
「形代神社」的悲慘白髮少女,從小就擁有讀取人心的「汲取」能力,並時常說著難解的話語,以及被外來者稱為「無面人偶」。
本來「白菊」是江戶時代後期陽炎山的年幼巫女,在某次垂危不死後被認為可成為強大的「人柱」,而運往日上山作為「入柩籠者」,從此被隱藏在神社深著,並一直等著待著「麻生邦彥」的再次到來(T_T)。

麻生邦彥
專門探究靈異事件的科學家,亦是「射影機」的發明者,以及「」的祖父,經常步行上山取材,並曾因為拍攝出顯現靈魂的照片而成為一時火熱的攝影家。
在少年時,麻生邦彥曾與「白菊」進行過切髮寄香的儀式,但因年紀太少而以為只是做夢而忘記了(T_T),亦曾接下「弔祭照」的委托而到日上山拍下令其心動的已故者「蓬世」的遺照,因緣之下產生了連繫,以致自己以及後代產生種種的不幸。

黑澤家
所有《零系列》的不幸事件都因此家族而起,亦是靈感能力的主要基因根源之一,同樣是「密花深羽深紅」的祖先,其大部份後代,以及與其有深厚關係的人,都只有悲慘的下場,但又始終可遺存下去。

日山上
一直靠誘騙外來人成為人柱以鎮壓邪靈之力的不祥之地,相當於冥界與人間的其中一個出入口。

其他】:看完後有無毛毛冷冷的感覺呢。


本文連結

https://game.gnlore.com/zero-maiden-characters/

目錄、攻略 – 零 ~濡鴉之巫女~

總覽 產品版本
角色